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0311-89180948
地产策划 | 雄安新区:重构京津冀
作者:  来源:  点击数:848  更新时间:2017/6/6

4月伊始,雄安新区横空出世。

“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

“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这样的描述足以表明雄安新区的地位特殊。

 

解构雄安

 

雄安新区历史悠久,是中国古代商贸文化发祥地之一,先商祖先王亥曾经过这里与有易氏进行贸易;春秋赵国时期这里为燕南赵北之地,东汉后期是曹操北征乌桓的必经之地,自石敬瑭出卖云燕十六州后,这里就是中原王朝与北方契丹政权争夺的战略要地。周世宗北伐后设置雄州、霸州,展示了雄图霸业、一统天下的梦想。北宋设置安州。宋辽时期作为两国边界,是茶马互市、丝马互市的边贸之地,也是丝绸之路和茶叶之路的重要节点。北宋名将杨延昭、何承矩、沈括等名臣良将、科学巨匠都为这一地区的塘泺防御体系建设做出历史贡献。不仅对遏制辽国骑兵南侵发挥了积极作用,而且造福沿途民众,甚至对白洋淀及海河水系形成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从中华多民族大一统的文化审视,雄安历史不仅有民族战争的角逐,更有民族融合、民族贸易的深厚文脉。

 

一千多年后,2017年41日,这片广袤的土地又迎来一个令人振奋的发展契机——中央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自此,燕赵大地拉开了大踏步发展的新篇章。按已公布的信息规划,其范围涉及河北省保定市的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它地处北京、天津、保定的大三角之间,其“规划建设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目标设想很宏大。这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广袤土地,而且是在北方最大的湿地和著名的旅游景点白洋淀边,土地和水资源丰富,加上中央的直接加持,在政策扶持和资金投放上肯定不成问题,给未来的发展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承接京津冀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这是继深圳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机遇在前,如何顺势把握发展机会,全面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文明建设,变成了一项重要课题。

 

畿辅新区概念最早由吴良镛院士倡导,早在2013年其主持的《京津冀地区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三期报告》明确建议选择北京新机场周边的大兴南部、廊坊市区、固安、永清、涿州、武清等地区,成立跨省市边界的“畿辅新区”,疏解首都政治文化功能。

 

雄安新区地处京津保腹地,地图上看,毗邻保定市区的雄安新区与北京、天津正好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与北京、天津距离适中,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捷通畅,生态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是集中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首选之地。对河北来说,规划建设雄安新区,也形成了河北的两翼,一翼是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推进张北地区建设,另一翼是雄安新区,带动冀中南乃至整个河北的发展,这将有力地提升河北的产业层次、创新能力、公共服务水平,推动河北省走出一条加快转型、绿色发展、跨越提升的新路。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副主任李国平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的建设有力推动了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发展。将雄安新区的地位和重要性比肩于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背景密切相关。李国平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国家的重大战略,从这个角度看,需要有一个重要的引擎或者牵引的地区。同时,我国在几年前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就是人口经济密集区如何进行优化开发。京津冀协调发展需要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从北京的地理位置看,北边和西边全是山区,只有向河北发展有纵深性。国家对雄安新区的部署和规划,是大都市群的体现。建设雄安新区是城市功能疏解、城市职能细分化。这也是吸取国外城市发展经验和北京的独特地理位置决定。这次将雄安做为集中疏解的承接地,这种模式将对未来中国很多的区域疏解、承接都起到示范作用。同时,对雄安新区而言,无论是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还是建设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都是前所未有的探索和实践。一些外媒把雄安新区称为“中国新区3.0”,一点都不为过。

 

有人曾感慨: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东。如今,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展望雄安新区。这个未来的发展高地,所面临的京津冀区域关系之复杂、人口集聚之众、经济落差之大、文化背景之深,在全世界都难有参照,但只要坚持高标准、高起点,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我们一定能建设出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雄安新区,为子孙后代留下有价值的历史遗产。

 

新区设立下的“ 后石家庄”

 

正如省委书记赵克志所言:“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是重大国家战略在河北的实施,给我们带来了使命、责任和担当。”当雄安新区落户河北,当白洋淀之畔书写新的春天故事,燕赵这片古老丰沃的土地既迎来了重大机遇,也需要承担伟大的历史使命,将责任和担当扛上肩膀。未来的雄安新区必将成为河北乃至全国关注的焦点;成为资金、人才、物料、运输、信息的重点流向所在。而经过科学规划的各项建设也将会整个区域的经济风生水起,迅速发展。

 

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国家定位雄安新区为千年大计,可见发展该新区的决心。交通距离的逐渐缩短和产业配套疏解,在新区的建设进程中,会产生资源的聚集和政策的倾斜。雄安新区对整个河北是重大的利好。可以说:雄安新区是一个引擎,通过引擎的发展和示范效应,终达到河北及环渤海区域的发展,为环渤海地区提供全面的发展机遇。

 

然而,对于雄安新区的设立,作为省会的石家庄再面临机遇的同时,也同样面临挑战。一方面,“雄安新区”的发展可能会促进石家庄的同步发展,这是正向作用。异业汇集团董事总经理魏永表示,雄安新区的提出是继珠三角、长三角之后,环渤海发展区的重要国家战略部署,是贯穿2017年全年的大事件,是京津冀一体化和环渤海地区的重大利好。雄安新区对石家庄来讲是利大于弊,弱化了弱省会的问题的同时,将京津石城市群连成片。合富会总经理段亚则表示,在京津冀一体化推进不太快的情况下,雄安新区的建立,是一个标志性里程碑的事件,是对京津冀一体化是个强有力的推进。并且,雄安新区的设立,对石家庄的中长期发展也是很大的利好,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另一方面,中央给河北省的资金投放是有限的,多给了“雄安新区”,其它城市就会减少,单就其巨大的心理预期,特别是这种预期如果成真的话,其巨大的吸引力将把石家庄的人口、人才和资金吸引到“雄安新区”去,石家庄会在这种巨大的“虹吸”作用下突然或逐渐变得“贫血化”,甚至“空心化”。这一点跟睿墨机构总经理金库的看法不谋而合。金库表示,由于有北京、天津存在,石家庄一直无法辐射、统领河北的中部、北部,只能当河北南部的省会,因此是中国非常典型的弱省会城市。雄安新区问世后,等于在保定旁边出现一个重要城市,石家庄的地位显然会有所下降。在雄安新区被“填满”之前,石家庄的发展速度会放缓,同时应该警惕“漩涡效应”、“虹吸效应”对石家庄带来的不良影响。

 

并且,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石家庄近年来一直说想要搭建好承接疏解北京外溢企事业功能的平台,那么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战略布局中,石家庄与北京的直线距离虽然因高铁的通车在时间上会缩短,但是物理上的距离仍然是300公里;石家庄到天津的物理距离是306公里。而新建的雄安新区到北京的直线距离,以三个县来计算,容城到北京直线距离是135公里,容城到天津的直线距离为130多公里;安新到北京的直线距离为146公里左右,到天津的直线距离为140公里左右;雄县到北京的直线距离为126公里,到天津的直线距离才120公里。由此以地理环境决定论来确认,任何北京、天津向外疏解的机构、企事业单位到达雄安新区的距离都比石家庄近。那么也就是说北京、天津向外疏解的企事业单位也好,各种机构科研单位也罢,如果要落脚到雄安新区有成本都可能会比来石家庄小得多。

 

当然,针对这种情况,石家庄迅速调整了发展规划:推动与雄安新区的错位发展!河北省委、省政府空前重视并将大力支持石家庄的建设发展,有利于石家庄提高综合竞争力,增强辐射带动功能。日前结束的石家庄市第十次党代会提出了建设“现代省会、经济强市”的奋斗目标,将围绕建设“产业层次高、城市品位高、文明程度高、幸福指数高”的现代省会,围绕建设“经济实力强、创新动力强、改革活力强、带动能力强”的经济强市,围绕实现“六个显著提升”具体目标,描绘了石家庄未来五年发展的宏伟蓝图。

 

未来,石家庄将加快推进动能转换,建设河北省经济中心;加快推进动能转换,建设河北省经济中心;营造良好金融环境,建设河北省金融中心;营造良好金融环境,建设河北省金融中心;突出重点提升水平,建设河北省商贸物流中心;突出重点提升水平,建设全河北省贸物流中心;持续增加民生福祉,建设人民满意的幸福城;以期在这关键的历史变革中,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大时代背景下,以高觉潇洒的姿态立于不败之地。

 

 

以雄安新区鼓舞士气,以雄安新区凝聚干劲,以雄安新区植入发展理念,再加上冬奥会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有利契机,河北就将拥有快速发展的多重“引擎”,这一方古老神奇的土地,就将成为创新的热土、开放的热土、发展的热土、希望的热土,燕赵大地势必焕发出潜力无限的勃勃生机!

 

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